深度剖析美剧《切尔诺贝利》(3):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呼喊!

会议结束后,一位来自控制室的工作人员告诉厂长,最大值为一千伦琴的仪器一开机就坏掉了,之后他们找到了两百伦琴的仪表准备测试,结果却是直接爆表,他围着4号厂房外围走了一圈,看见地上居然有石墨碎片,这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堆芯的确爆炸了!

但这时候厂长不肯相信他的话,迪亚特洛夫也质疑对方,根本不可能从爆炸后水箱流出的给水中测出这种读数,RBMK型反应堆的堆芯不会发生爆炸,厂房外也根本不可能有石墨,他决定亲自去趟通风厂房楼顶查看情况,从哪里可以直接看到4号厂房。

他们正说着话,迪亚特诺夫突然呕吐并晕了过去,总工程师觉得这或许是长时间接触给水出现的反应,并命令工作人员接替他去楼顶观察情况,工作人员知道楼顶有大量辐射,想拒绝这项任务,可迫于权威的压力,他没得选择。

这时候操作长已经和同事来到了水管阀门旁,他们似乎已经预见自己的命运,并开始手动拧起了注水阀门。

这天清晨,苏联核物理学家列加索夫接到了部长理事会副主席鲍里斯打来的电话,苏联针对此次切尔诺贝利的事故设立了一个委员会,列加索夫就是其中一员,他得知了基本情况,想建议上级考虑让民众转移,但鲍里斯告诫他,他的任务只是负责回答任何与RBMK反应堆有关的问题,不许参与其他任何决策的制定。

与此同时,远在白俄罗斯核能源研究所的霍缪克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在空气中检测到了8豪伦琴的辐射,而这居然是距离这里400公里外的切尔诺贝利飘来的,除非是反应堆直接暴露在外,霍缪克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

大量遭到辐射的消防员被送到了医院,他们的衣服全都收到了污染,只能被收集起来扔到了地下室,鲍里斯听信了下面传来的消息,乐观地认为情况都已经稳定,但列加索夫却不这样认为,他查看了切尔诺贝利的现场报告,发现在核电站的四周出现了石墨,而纵观整个核电站,石墨只有在堆芯里有,他猜测很有可能是堆芯出现了爆炸,而辐射量的数值也极有可能远高于剂量计的量程上限。

列加索夫向戈尔巴乔夫解释道:“RBMK反应堆是使用铀235作为燃料的,铀235的每个原子发出的辐射都像是一颗接近光速的子弹,能穿透附近所有的物体,整个核电站的装载量是三百万克,而没一克铀235中就含有10的21次方个这样的“子弹”,它们散发的放射性粒子会随风飘向整个大陆,之后会随着雨水渗透到大街小巷,这种情况会持续一百多年,甚至5万年以上。”

戈尔巴乔夫意识到了情况的严峻,决定派鲍里斯和列加索夫亲自去现场查看情况,鲍里斯虽然表面上对列加索夫极为不满,但作为理事会的副主席,他还是请教了核反应堆的原理,核反应堆主要依靠蒸汽推动汽轮轮机产生电能,而科学家利用的正是铀235的裂变反应产生蒸汽,将足够多的铀原子聚集在一起,一个原子发出的种子会撞击另一个原子,撞击的力量会使原子核分裂,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而这就是裂变!

如果种子的速度过快,铀原子彼此集中的概率会变得很低,而这就需要让快中子变成慢中子,在RBMK反应堆中,燃料棒被石墨包围,目的就是为了用石墨调节减慢种子的通量,从而使链式反应更容易发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www.yabovip888.com|yabo888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