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不佳骑士选错人了?解析克利夫兰的复兴基石:加兰

21世纪20年代的大幕拉开,90年后出生的球员已是联盟的中生代。00后登上舞台,开始享受聚光灯和人群的簇拥。

对达里厄斯-加兰来说,他在NBA首个赛季的开局并不完美。在第五顺位被克利夫兰骑士队选中后,他得到了首发控卫的位置。但他和骑士队都在面临一个艰巨的挑战:将2个1米85的后卫放在场上搭档后场,这可能是目前联盟最疯狂的打法之一。

他们暂时还没有来自外界的赢球压力,但他们必须尽快找到赢球之道,或面临交易走人、大合同落空的命运。

2019年的选秀大会没有太多悬念。锡安-威廉森是无悬念的状元热门,在还没打一场正式NBA比赛的情况下,就和耐克签下一纸高价合约,这可是勒布朗-詹姆斯和凯文-杜兰特才能享有的待遇。

另一个热门新秀是身材瘦削又充满能量的后卫贾-莫兰特,在“胖虎”威廉森和莫兰特都被提前预定的情况下,如果后面的球队想选下一名指挥官,他们就得在科比-怀特和达里厄斯-加兰中做出选择。加兰以19届第二好的控卫进入NBA球队的视野。

在选秀大会上,骑士又一次做出了一个有争议的决定。他们的后场已经有了塞克斯顿,但他们选择摘下又一个同样身材、相同球风的新人:身高1米85的大学球场指挥官。骑士组建起了一套疯狂的”后场双枪“,让2个身高不足1米9的球员搭档后场。这个极具创新性的尝试给骑士队提出了新的挑战。

贝莱茵教练在执教前就放出豪言,“我们完全可以把塞克斯顿和加兰一起放上场,因为有足够的空间供他们驰骋”。如果是由两位得分手组建后场,他们运转球的奥义通常在前场:找一位能够组织进攻的前锋(德雷蒙德-格林的弧顶“发牌”),或利用大量的挡拆和手递手传球来制造投篮机会 (利拉德喜欢借挡拆出手超远距离投篮)。

相比勇士和开拓者这样的球队,克利夫兰骑士队的前场配置不足,没法按“2位得分手+组织型前场”的思路打球。骑士队已经决定尽快开启他们的“改造计划”,达里厄斯-加兰上阵,成了骑士队的组织核心。

经历了一个赛季,骑士队已经明白:塞克斯顿不会成为骑士队的指挥官。在职业生涯的第二个赛季,科林-塞克斯顿还没有学会如何让他的队友变得更好:场均3次助攻伴着2.4次失误,1.1的助攻失误比排在联盟的250名开外。

好的助攻来源于对时机的把握和对防守的判断,而塞克斯顿恰恰不擅长这两点。以骑士队的历史第一人勒布朗-詹姆斯为例,防守人通常会在詹姆斯突破的第一步选择往内线回收,而詹姆斯喜欢利用前1、2个脚步动作,通过调动防守和预判来主动找队友,创造轻松的得分机会,凭着一星四射战术在2007年就打进总决赛。

塞克斯顿在推进的过程中极爱犯“犹豫”的毛病。在攻防转换中,经验丰富的防守球员会选择站在持球人和快下球员中间的位置来延阻传球,一旦错过第一次机会,协防到位后再传球,不但没法创造出空位机会,还极易失误。

因此,塞克斯顿传出了很多寡淡无味、没有威胁的球,你很难指望这样的传球能制造出进攻机会。但现阶段来看,降低失误,高效得分才是塞克斯顿在这支骑士队的本职工作。

有点“独狼”属性,又处在低谷中的骑士队,塞克斯顿看起来像是克利夫兰的又一个失败品。他的优点很大程度上被“不传球”的特点掩盖,以致于忽视了他在得分上的威胁。场均得到20.8分,在同届新秀中仅次于特雷-杨和东契奇,47.2%的命中率对于一位2年级的新秀来说已经属于不错的水准。塞克斯顿本赛季投出了38%的三分球命中率,在三分线以内,他只有一个区域的命中率低于联盟平均水平。

考虑到塞克斯顿的传球能力,他通常会选择直接冲进内线扔一个高抛,或运球兜兜转转一圈后出手一个中距离干拔,在骑士队,教练会许可这样“不可理”的出手,而塞克斯顿也交出来了一个不错的答卷。

受限制于1米85的身高,他在篮下的成功概率并不高,从命中率上甚至排不进联盟的前100位。但他在挡拆后的投篮和单挑防守人这两项技术上持续进步。根据StatMuse的统计,从2月1日到3月3日,塞克斯顿场均能够得到22.8分,三分球命中率50%,场均命中2.3个三分球。塞克斯顿在全明星赛后迎来了一次状态上的爆发,这种火热的打法很可能会在未来成为常态。

在球队拥有加兰后,塞克斯顿就出现在了2号位。对塞克斯顿来说,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调整,更符合他得分手的本质。尽管他的身高在分位上非常吃亏,但他可以放下组织重任,专心考虑如何将球投进篮筐了。

对加兰来说,他的任务是用创造力和敏锐的传球嗅觉来激活球队。尤其是要激活骑士队的前场阵容,特里斯坦-汤普森和凯文-乐福,以及如何让他的后场队友塞克斯顿能够更舒服地出手。

控卫的重要作用:在半场进攻中做战术发起点,加兰在这方面执行地相当高效。这也成了骑士队本赛季为数不多的亮点。本赛季,加兰场均送出3.9次助攻,和特里斯坦-汤普森在高位执行挡拆,突破到内线吸引包夹,通过击地传给汤普森在篮下得分是加兰的“拿手好戏”。

但对一位新秀来说,加兰对于“指挥官”的角色还过于稚嫩。虽然有足够的传球意识,但加兰的天赋和个人进攻拖了后腿。加兰的助攻风格非常依赖于个人进攻的牵制力。而加兰的两处短板 —— 得分效率太低和侵略性不足,都在制约着他和骑士队的发挥。

场均1.2次罚球,意味着加兰很难对防守造成有效的杀伤。而骑士队的外线投手们又很难在挡拆后,在三分线外提供足够的威胁(骑士本赛季的全队命中率为35.1%,排在联盟22位)。加兰本赛季在篮下只有2.1次出手 (场均11.8次出手),这样的篮下进攻比例让他很难施展出全部的威力。

内线的牵制力始终是为球队打开局面的武器。但骑士队的后场双枪却在这个领域表现糟糕。

骑士队目前阵容中需要一位能够在制造篮下威胁,通过突破来撕扯防守阵容的前锋,来为塞克斯顿、加兰和球队的射手们创造出更多的空间。另一方面,加兰也在努力增强自身的侵略性,在全明星赛后,他增加了自己的内线出手。像他的队友塞克斯顿那样,通过提高阅读防守的能力,创造出更好的得分机会。

组织型的控卫总是大器晚成,从对比赛的理解到对时机的把握,都需要大量的实战支持。

只要保持持续进步,克利夫兰骑士队完全可以下决心以加兰为核心建队。一个有着大局观和潜力的20岁年轻人,很可能会在未来的三到四个赛季打出超越所有人预期的表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www.yabovip888.com|yabo888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