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恐怖震撼的一幕他拍的

说起他,一般人不会印象深刻。毕竟到2022年,他执导的影视作品只有四部,其中一部还是电视剧。

[歼灭][机甲];编剧的【海滩】【28天的变化】【别让我走】【特警法官】……

他说他的电影大多是受思想驱动的,他偏离了主流,他以各种身份“制作”了故事。

他还与他人共同编写了游戏《奴役:奥德赛西游》的剧情,同时也是游戏《DmC:鬼泣》的故事监督。

加兰1970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母亲是心理学家,父亲是英国著名政治漫画家尼古拉斯·加兰。

得益于父亲的漫画家身份和当时蓬勃发展的文化产业,加兰得以更广泛地接触到艺术和文化作品,比如莫比乌斯的漫画;

这部小说后来由丹尼·博伊尔改编成银幕,由“小李子”和蒂尔达·斯文顿主演。

17岁时,加兰开始背包旅行,在英国和东南亚之间来回旅行,在菲律宾期间,他在泰国港口写下了这个实验性乌托邦社区的故事。这部小说被[布鲁克林][自杀四号]的作者、英国当代著名作家尼克·霍恩比称为“X世代”。

总之,加兰的《海滩》是褒多于批评,甚至因为口碑的不断发酵而成为一种文化潮流。小说被翻译成25种语言出版,1999年初售出近70万册。

那个时候,还是帅小李的莱昂纳多,在后泰坦尼克号时期依旧风头正劲,但凭借【海滩】,他获得了第21届金酸莓奖提名。

更不用说剧组在拍摄过程中发生了划船事故;泰国当地环境在拍摄过程中被破坏,他们被卷入环境诉讼……

多年后,导演丹尼·博伊尔在谈到《海滩》时说,他在执导这部电影时“不喜欢任何角色”。

当然,这部电影绝不是无用的。该片投资5000万,全球票房1.44亿美元。

“每当我听到一些人表达他们的观点时,我都会保持警惕并尽量远离,即使我在学术上同意他们的观点。”

但对于当时的编剧加兰来说,他才刚刚踏入电影的大门,还需要和《海滩》的导演丹尼·博伊尔一起闯入电影世界。

《生化危机》游戏也影响了这部电影。加兰从小就喜欢罗梅罗的《活死人黎明》,但逐渐忘记了

(博伊尔一直否认[28天]是一部僵尸电影,加兰认为它是),但[28天]确实复兴了恐怖子类型。

2004年广受好评的扎克·斯奈德版《活死人黎明》受到了《28天》的影响,甚至14年后的《釜山行》也能看到它的影子。

在新冠疫情时代,现实与电影再次发生了微妙的重叠,英国空荡荡的街道与电影太相似了。

在《惊天巨变28天》之后,加兰仍然以编剧身份参与了游戏改编电影《光环》的制作,但这个项目最终被终止了。

与此同时,博伊尔关于消防的电影也因抗议而被放弃,隋加兰交出了【太阳浩劫】的剧本,两人的三度合作开始了。

也受到这篇标题为《一篇基于物理学的无神论者预测人类的未来》的文章的启发,它模糊了科学与神性之间的界限。

同时,他也思考过太阳灭亡对人类的影响,也对“如果整个星球的生存都落在一个人的肩上,会对他的身心产生怎样的影响”产生了兴趣。

那时,博伊尔还希望导演一部以太空为背景的科幻电影。热情的两人一拍即合,迅速投入工作。光是润色剧本,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制作了35个草稿。

这部电影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之后,导演博伊尔承认自己不会再拍科幻了。拍这部电影很累。

除了向博伊尔学习之外,另一个扮演重要角色的人是电影制片人安德鲁麦克唐纳。

麦克唐纳自从博伊尔的电影处女作[ShallowGrave]以来一直担任制片人,他一直在片场的前线,他确切地知道每个人在片场做什么。

我们看到了制作续集的机会,该系列已经拥有固定的观众,我们有很好的想法来不断满足他们。

2010年,加兰和麦克唐纳再次合作,作为制片人和编剧,将好友石黑一夫的小说改编成银幕。

甚至在小说出版之前,就早早写好了一个96页的版本,分好几章的剧本为改编成电影奠定了基础。

“这部小说是我看完之后的一个梦想,石黑一夫的构思好大胆,加兰的改编灵敏精准,演员完美,剧组也很棒。

“我是一名电影制片人,我不像作家那样工作,而他(石黑一郎)就是那个作家。”

作为一部小成本的文艺片《别让我走》终于获得了很多好评,而此时的加兰已经在为另一部电影做准备——

【特警法官】影片命运波折。拍摄完成后,知情人表示,由于高层之间的创意分歧,导演在后期制作和剪辑时被搁置了。

“很多[特警法官]的成功归功于加兰,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加兰实际上是导演这部电影……

我只是希望人们在想到加兰的电影时,不要忘记[SWAT],他在[ExMachina]之前的导演处女作。

也正是在【特警法官】的发展过程中,加兰顿悟了,这才导致了“真正的”导演处女作,让他一举成名——

亚历克斯·加兰对【机械姬】的想象由来已久,别忘了他小时候看过的科幻经典。

十一、十二岁的时候,他就用电脑进行编码和实验。男孩的敏感总是让他觉得这台机器有自己的想法。

(他后来与亚当·卢瑟福一起成为这部电影的科学顾问)关于“意识和化身”的书启发了加兰。

通过图灵测试、《中国房间》、《知识证明》等实验,以及【2001:太空漫游】【寻找灵魂】等电影,

随着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等人的书籍的加入,《机械姬》的故事变得更加清晰。

过往的电影项目开发经验让加兰对《机械姬》更加谨慎,为了控制电影的预算,剪掉了传统的动作场景,希望以完全的创作自由进行开发。

[ExMachina]体会到了加兰对现实的思考和反思。影片上映后,烂番茄评论道:

这部电影更倾向于创意而不是特效,但它在视觉上仍然很精彩,是一部非常迷人的科幻电影。

奥斯卡认可了加兰的剧本创作能力,他被提名为第88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

【机械姬】执行制片人斯科特·鲁丁聘请加兰执导并编剧改编《遗落的南境》的电影,这就是电影

加兰也完全没有改编第一部小说,在作者杰夫·万德米尔的允许下,加兰捕捉到了小说梦幻般的特质,并按照自己的方向调整了剧本。

电影的视觉效果延续了《机械姬》的一些配置,比如视觉特效总监、首席特效公司等等。

要求修改,比如主角娜塔莉波特曼的角色,比如电影的结局,这样才能被更广泛的观众接受。

加兰希望观众成为电影叙事的参与者。他希望观众心胸开阔,愿意参与到电影的体验中,而不仅仅是娱乐他们两个小时。

“我和观众各占50%,我只提供了一半的叙事,剩下的一半,某种意义上,由观众决定。

在后来的剧集中[开发者],加兰还在“玩”故事,小众,科幻,发人深省,就像那些电影一样。

他忠于自己的故事,无论是作为小说家、编剧、制片人还是导演,他都用自己的技巧创作出小而精的作品。

2022年已经发售的惊悚恐怖题材【Man】,我们知道Garland这次玩大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www.yabovip888.com|yabo888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