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勒特·卡尔弗: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这是贾勒特·卡尔弗在NBA的第一个赛季,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卡尔弗和他的第一支主队森林狼显得极为相似,尽管这种相似在现实面前显得格外魔幻。

这样的魔幻早在卡尔弗被选中时就已经开始了,去年的6月21日,在NBA选秀大会的前夕,明尼苏达森林狼队从菲尼克斯太阳队交易得到了第6顺位的选秀权,这是故事的开端。

此时的森林狼还没有迎来丹吉洛·拉塞尔的加盟,极度缺乏组织后卫的狼队,把目光锁定在了达里厄斯·加兰身上。

6号签对于选择加兰这件事而言,是一个比较稳妥的操作,然而墨菲定律的意义正是在于此。当信心满满的森林狼,正准备踌躇满志地选择加兰时,骑士横空杀出,用五号签提前抢到加兰,破了森林狼美好的梦。

要知道,早在一年以前,骑士就已经用首轮第八顺位拿下了科林·塞克斯顿。已经拥有了一名后卫的他们,却在一年以后再度用乐透签选择了一名后卫。被打乱了阵脚的森林狼,只能从头开始,他们慌乱之中瞄准了另一位球员。

这样的结局不论是对于骑士还是森林狼来说,都过于魔幻了。作为两支尚待崛起的弱旅而言,他们都没有用高顺位签来补强自己阵容的短板:骑士选择了加兰,而他们并不缺控卫;森林狼倒是急需控卫,只是阵脚大乱让他们选择了另一张彩票。

卡尔弗来到森林狼的时候,他们的锋线已经过于臃肿了。球队在拥有了维金斯和考文顿两个雷打不动的主力前锋的情况下,让卡尔弗的生存环境变得异常艰难。他将面临的,甚至不是和这两位主力前锋去竞争首发,而是和奥科吉去竞争剩余一点的替补时间。

卡尔弗拥有这样的能力吗?不敢口出狂言说他一定会比上述几位强,但卡尔弗能在首轮第六顺位被选中,自然有他的资本。

性格上而言,贾勒特·卡尔弗是一名不太高调的球员。你很难说这样的性格在如今这个时代究竟是好是坏,至少在NBA这个商业联盟里,拥有适当奔放的性格未必是件坏事,它能给你带来更多的话题性,而话题性则代表着联盟最需要的曝光度。

但纵然是商业化到极致的联盟,技术和天赋依旧是无可撼动的首席位置。卡尔弗在大学时的表现亦是如此。

毕竟卡尔弗能排在前十顺位,甚至能力压天赋看似更出众的雷迪什一筹,就是因为他在大二期间进步明显,在球队的发挥不错一度让手握4号签的湖人试训。我们且不说中间是否有水分或是湖人玩心理战之类的场外因素,至少卡尔弗在大学的进步是无可挑剔的。

2018-19赛季,在NCAA联赛中,卡尔弗代表德克萨斯理工大学出场38次,在场均32.5分钟的时间里,能够贡献18.5分6.4篮板3.7助攻1.4抢断0.6盖帽的数据。比不上蔡恩等天之骄子,也绝对不落常人下风了。

而卡尔弗的性格很明显地投射在他的球场表现上,尽管没有什么太高光的集锦,但兢兢业业地完成每一次教练布置的防守,老老实实去投每一个战术要求的投篮,也是职业素养的完美体现。

然而职业素养并不能替代技战术的重要地位,卡尔弗在NCAA2018-19赛季结束以后,选择了参加NBA选秀,这是他人生的重大成就,很快也将遇到他人生的第一道低谷。

上文在说到卡尔弗的顺位时,提到了另一名球员——雷迪什,不仅是因为要进行天赋的对比,他们二人所遭遇的坎坷都如出一辙。

在NCAA的时间里,卡尔弗还能够投出相当不错的命中率,场均18+的得分就是佐证。但这也是区分开NCAA和NBA的最大门槛,NBA更高强度的防守,更远的三分线,对投篮手型更高的要求,让卡尔弗显得极度不适应。

基础数据上来看,卡尔弗的三项命中率分别为40.4%、29.9%、46.2%,这样难堪的命中率沉重的影响了他的上场时间,随之而来的数据自然不会多么好看,场均出场时间只有23.9分钟,是前七顺位的新秀里最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替补出场,这对于一名高顺位新秀而言可以说是相当惨烈。而区区9.2分的场均得分,在新秀排行榜上也无法进入前五。而场均3.4篮板+1.7助攻,也是平平无奇,并不出彩。

和雷迪极为类似的,他们二人在本赛季都成了出名的寒冰射手。卡尔弗受困于自己差劲的射术和极为有限的时间,在本赛季仅仅只能打出104.5的进攻效率,排名联盟第247,其中最能直接体现投篮水平的有效命中率和真实命中率,更是可想而知的惨烈,分别为46.2%和46.7%,位列联盟第305名和第322名。

不太亮眼的基础数据,和更惨不忍睹的高阶数据,让卡尔弗本赛季的路途可谓是举步维艰、如履薄冰。在这其中,最为影响他投篮表现的桎梏,是卡尔弗的投篮手型。众所周知,每一个我们所熟悉的高水平射手,几乎都拥有非常漂亮且标准的投篮手型。即便是做不到如投篮教科书阿兰·休斯顿一般标准,也不至于和标准相差甚远。

卡尔弗的手型显然没能够在初次遇到篮球时就好好纠正,这极大程度地影响了他的投篮。本赛季投篮热图一半以上都是象征冰冷的蓝色,且卡尔弗可能并没有明白何谓是扬长避短。他出手次数最多的位置,恰恰是他命中率较低的位置。

除了投篮部分的坎坷和挣扎,卡尔弗还需要提高他的持球进攻水平和对抗能力。正如上图所示,卡尔弗在篮下的命中率同样糟糕,总共出手了316次,只能命中其中的152球,在这块联盟平均命中率最高、最接近篮筐的区域,只能得到48.1%的命中率。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卡尔弗不够熟练的运球和薄弱的身体对抗能力。

这便是卡尔弗的挣扎,投篮是他最致命的点,而运球和身体对抗能力则是另外的两个大窟窿。前者决定了他能否在联盟生存,后者决定了他能取得多高的成就。一个决定下限,一个决定上限,正是卡尔弗的命门所在。

前文提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卡尔弗在森林狼的发展空间几乎被压缩到零点了。但是现实很快给了卡尔弗一颗甜蜜的糖果,在他来到森林狼后不久,森林狼就对维金斯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以主要筹码的身份被送往了勇士,换来了拉塞尔——那个森林狼心心念念的组织控卫。

而在维金斯离开森林狼以后,狼队看了看以往的战绩,再看了看卡尔弗,决定不破不立,在今年的2月份,考文顿也被送到了火箭。

在经历了这两场交易以后,森林狼最为臃肿的前锋位置,瞬间被清空出来。卡尔弗最缺的上场时间,再也不是让他夜不能寐的头疼问题。

在获得了充分出场时间以后(其实并不高,只是相比之前而言),卡尔弗逐渐开始展现他赖以生存的能力。当我们将它平铺来看,就能知道森林狼交易考文顿的底气源于哪里。

尽管投篮命中率略微惨烈,但卡尔弗还是体现了上文里所提到的职业素养。卡尔弗是一名积极且勤勉的球员,每场比赛里你都能看到他大量的无球跑位,仿佛永远不会疲惫一般在各种掩护和肌肉人墙里来回穿梭。无球端的切入、溜底线、反跑、借助队友掩护后的摆脱,这些不够巨星味儿却极为实用的武器,帮助卡尔弗攻击着对面的防守。

也正因如此,卡尔弗的投篮分布除去魔球时代必不可少的三分+篮下以外,还有一定程度的中距离进攻。而不论是篮下的攻框还是中距离的投篮,亦或是三分线外的远射,卡尔弗都在竭尽全力的依靠自己的跑位来博得轻松得分的机会,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卡尔弗,在他尚未习惯NBA的投篮以前,也能够给球队带来贡献。

而在外线防守方面,是卡尔弗为数不多的闪光点,他的防守效率值在本赛季可以达到106.9,虽不算特别出色,但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新秀,且和进攻端的羸弱相比,依旧能带给各路球迷眼前一亮的感觉。1.98米的身高,配合上2.07米的臂展,卡尔弗从硬件配置上就拥有了大范围的防守面积,再加上他压迫性强的防守,场均可以为球队贡献0.9次抢断,还有1.0的防守WS。

但是和进攻端一样,卡尔弗还是需要提升他的身体对抗能力,这不仅可以帮助他提高进攻稳定性,同样也能升级他的防守强度。先考虑向一名出色的3D稳步迈进,再考虑如何更上一层楼。

当然,打出这样表现的原因和责任,并不能全部归结于卡尔弗个人的水平。诚然这是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但在极度缺乏合格组织后卫的森林狼打球,对于一名擅长无球的球员而言未免太不友好。

球队变化不定的球员定位;运曼巴杰夫蒂格拖节奏的问题;长期无法将球给到正确的人的手中,导致24秒到时;加之教练控制不力,经常使得球队打着打着就陷入到5人站3分线不知该干嘛的情况,上述种种情况的产生,无非就是球队缺少一个进攻大脑,一个能够梳理进攻的控卫。

而这样的缺失,不仅是卡尔弗,就连唐斯、威金斯都很难适应。五人半场阵地站外线人看的僵硬情况,直到内皮尔主控才开始慢慢转变,而当狼队交易到拉塞尔以后,卡尔弗表现也开始逐渐升温,好上不少。

正因如此,卡尔弗的未来开始从开头的跌宕起伏、荆棘满地,到现在开始慢慢守得云开。他是否可以像雷迪什一样慢慢找回投篮包?是否可以像吉米巴特勒一样从替补打到全明星?是否可以成为森林狼人手紧缺的前锋线上的稳定首发?

这一系列问号都萦绕在卡尔弗的头上,也萦绕在森林狼的头上。但正如东坡居士于词中所言: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卡尔弗的篮球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www.yabovip888.com|yabo888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